父亲

摘要父亲,心上的羁畔。儿立之年,感触颇多,那份刚毅,那份执着,柔软的力量。

父亲话很少,脸上永远不会多出另外一种表情。

一年级,语文考试没有及格,父亲用皮带狠狠抽了我。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觉得父亲是如此的可恶。

三年级,第一次拿了优秀班干,还有一张近乎完美的成绩单。我兴高采烈的回家和父亲说,换来的却是一个冰冷的眼神。我把自己关进房间,第一次没有吃晚饭。喝完酒的父亲踹门进来,还是一顿毒打。那次,我哭了一夜。呵呵,年幼的我,父亲似乎成了我心上挥之不去的一丝阴霾。无数次的梦中,渴望的是父亲对我的一缕微笑,哪怕是一个淡淡的鼓励的眼神。父亲却对我更加冷漠了,也没有再打过我。

我毫不意外的进了重点高中,没有太多的兴奋。我知道,父亲还是一样。

萌动的青春,叛逆的心。多年来的压抑,似乎得到了释放,尤其在网上。我开始享受80后男生的生活,如此疯狂。父亲似乎话更少了,家里的气氛总是沉闷的让我透不过气来。我常常问自己,如果我死了,父亲会流泪吗?父亲如山,真的,让我不能动弹。

高考前,我摔断了胳膊,也毫不意外的落榜了。我没有太多的失落,我知道,父亲是当没我这个儿子的,他还有一个在牢里的好儿子。

我选择了复读,住校了。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,上网,踢球,还学会了抽烟。一个礼拜也只用草草回一次家。呵呵,高考又悄然无声地接近了,我倔强的放弃了这个无谓的游戏。我和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父亲给了我一耳光,很响。时间也仿佛凝固了。似乎一下就静止了三年,扭曲的人格,让我更加的孤傲。

一个平常的夜。父亲出了意外,急着要动手术。麻木的我,心里没有一丝波澜。家里也只剩我一个人了,妈妈在外地打工,或许对她来说,是一种解脱。我平静的把父亲送去医院,看着父亲躺上了手术车。这时的父亲很虚弱,额头上全是汗,脸色很苍白。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看过父亲的脸。原来,父亲的额上已有了深深的皱纹,鬓角也爬满了白发。我没有再多看,木讷的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。第一次觉得时间会过得这样慢,也不知过了多久,手术室的门开了。我下意识的朝着手术车望去,迎上的却是父亲的目光。父亲似乎更虚弱了,可那目光里竟有隐隐的泛光。是泪吗?我胸口好痛,眼里有种液体在流动。我没有让它流下来,还是静静的把父亲扶上了病床,只是那时的我,手一直在不停的发抖。病房里,一夜的沉默。父亲那天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,却没有说。之后,我没有和父亲再说过一句话。那年,我21岁。

去年,我到合肥学电脑了。整整一年多,只回了两次家。父亲更加苍老了。我心里,隐隐的有一种痛。我逃避着父亲的目光。我自私的把自己给葬了。

时间似乎真的很快,刚毕业的我,就急急的找好了工作,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。端午节那天,我拨通了父亲的手机。电话那边,沉默了好久。

终于,我开口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是李影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“在外头哈好罢?”

“嗯。”

“没丝败打电话嘎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了茫音。

呵呵,我感觉父亲和我说了好久好久的话。

父亲如山,我也长大了。

给我留言

图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