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莫名的伤感袭来,不能停止的哀伤弥漫在沉闷的空气中,失意、不安,未来无数的可能,让我身心疲惫。想沉沉睡去,不愿再醒来。
莫名的伤感袭来,不能停止的哀伤弥漫在沉闷的空气中,失意、不安,未来无数的可能,让我身心疲惫。想沉沉睡去,不愿再醒来。

想起父亲,心里总是泛起无数地酸楚。去年的一场变故,将我拉进了无尽的深渊。“你要常打电话回来,我现在身体不好了”,这是自记事起,父亲和我说过的最矫情的一句话,仅此一回而已。什么都不重要了,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地的日子,都淡去罢!父亲,头发已花白、背已佝偻、话语已无力——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如果有一天,我也为人父,我的儿女会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吗?

妈妈回老家帮忙收花生了,前晚打电话才知道。外婆一生清苦,没过过几天像样的日子。外公过世多年,如今已是90高龄,还是坚持呆在乡下,说是住得习惯。儿时父母工作忙,我一直由外婆拉扯到6岁才回城读书。外婆宠我到极致,拾破烂的一点钱都给我买最好的,橡皮糖、山楂片、雪糕,至今回想起来,心里还是甜甜的。后来,年岁渐长,我回乡下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——煤油灯、大锅灶、土房子,淡漠了那份情。

老家

听妈妈说,外婆时常念叨我回去,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失望。她想着我,即便走不动路了,眼花了,耳朵也听不清了,还是会一个人坐很久的车去家里看我——这个从“上海”回来的孙子,每次都执意带些土鸡蛋、菜籽油和大米贴补家用。她告诉我,嫁出的女儿像泼出的水,就算是过来喝口白水,稍些心意也是免不了的。“小阿子,在外头不要争,大人讲着你就听着,手脚放勤快些,多做事,钱挣再多没用,身子搞好就行了……”——十年如一日,外婆如是说着。如果有一天,外婆不在了,我便将她埋在深心,永远不要被记起……

家

妈妈是个自卑的人,这些年,在我们这个大家族,也没少受过冷眼。奶奶极不喜欢她,尽管她起早贪黑地忙活,到头来还是落不得一句好话。儿是娘身上的一块肉,感同身受,我清楚那种痛,所以我比同龄人早熟,我时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二十年河东,二十年河西,家族慢慢衰败,父亲再也不是当年的“大老板”,昔日的光彩也被脸上深深地皱纹掩埋了。三十而立,男儿当自强,我没有停下脚步的理由,生下来,活下去,我要活得更精彩!

妈妈和小侄女

醒醒吧,年轻人,你还未尝生活的艰辛,你还未经人世的洗礼,你还未尽儿女子孙的责任。如何玩世不恭,如何醉生梦死,如何冥顽不灵,都烟消云散罢!我们前进的理由,往往一个就足够!

目前留言:2   其中:访客:2   博主:0

  1. seo博客

    博客里的文章很不错,值得收藏你的博客没事来看看了。

  2. 有福博客

    唉,我也有强烈的同感,没事回家看看。

评论加载中...

给我留言

图片 表情